青岛盘古智能制造股份有限公司

新冠口服药一来, 复旦学霸夫妻身价猛涨12亿
栏目分类
青岛盘古智能制造股份有限公司
产业公司
上市公司
公司要闻
央视新闻
新闻频道
新冠口服药一来, 复旦学霸夫妻身价猛涨12亿
发布日期:2022-05-15 11:32    点击次数:106

记者|韩璐

编辑|陈晓平 江昱玢

风起造富,从来不缺热点。

“新冠概念”这两年大热,带火了一批沉寂的公司,雅本化学是其中一家。

长达四五年,雅本化学的股价,主要在5-8元的箱体间震荡,从2021年11月起,却陡然拉升,从5.07元起步,到今年3月,涨至高点31.39元,5个月间,暴涨五倍,市值最高猛增到250亿。

一度,雅本化学公告承认,股价涨幅与公司基本面不匹配。截至4月29日收盘,报13.57元,较最高时跌超五成。

28日晚公布的年报显示,雅本化学2021年营收超20亿元,净利润约1.8亿元,同比增加近13%;今年一季度,公司喜获近7000万元净利开门红,同比增长超37%。

这家化学公司背后,有一对复旦学霸夫妻,他们成功做到了珠联璧合。

“绿叶”生意

雅本化学从事CDMO业务,简单说,就是提供中间体的定制研发和生产,主要服务农药、医药客户。

所谓中间体,好比电脑里的Intel处理器,对于成品来说,是“绿叶”,是工业创新的承托。就雅本来说,其农业中间体销售占比约七成,医药中间体与大健康产品营收占比约三成。

身处化工行业,又服务2B,公众关注度有限。公司名气只局限在圈子内,科迪华、拜耳、罗氏、诺华、住友化学等500强企业,都是它的客户。

雅本化学一度成为长寿药“NMN”(一种自然存在的生物活性核苷酸)概念股,小有波澜。

“NMN”是一种生物活性核苷酸,《NATURE》《SCIENCE》等权威国际期刊,证实过NMN对身体的衰老抑制作用。哈佛教授大卫·辛克莱的实验发现称,老年小鼠服用NMN一周后,代谢在短短一周内竟恢复至年轻水平,寿命延长了20%。

多数NMN产品,提取都要依靠的生物酶解技术,雅本掌握了。公司一时间收获关注,却又很快归于无声。

雅本化学总体低调,创始人蔡彤也相信,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。

蔡是典型的潮汕人,聪明、有经商头脑,1989年考入复旦大学,拥有复旦大学化学系本科学位,以及复旦金融系硕士学位,从事过化工,也做过上市业务和生物医药转型。雅本化学的创始团队中,多人是他复旦同学,称得上是科班学霸队伍。

2005年,蔡彤从国企离职创业,他有着自己的抱负。中间体这门生意,此前缺乏专利保护,价格竞争残酷, 青岛国林科技官方网站利薄门槛很低。

“如果关键原料不能制造,定价权还是在别人手里。”蔡彤就心无旁骛,带团队专注在本业,“如果我不是学化学,可能做这行不会这么专业。”

2011年,雅本化学上市,从2亿元营收起步,10年10倍,增长到了21亿元,利润稳步上扬,唯独股价表现平平。

这样一家踏实做事的公司,近两年借新冠概念,在市场上非常活跃。

蹭上热点

雅本化学和新冠药的故事线,始于2年前。

2020年2月,雅本化学在投资人互动平台表示,子公司是新冠抗病毒药阿扎那韦、达芦那韦关键中间体的主要供应商。

消息一出,深交所就发下关注函,要求公司解释,是否主动迎合热点炒作。

雅本化学回复称,其子公司“朴颐化学”的市场份额大约为15-20%,在印度拥有Emucure、Mylan、Cipla、Sun、Laures等客户,国内客户有博腾股份、迪赛诺等制药公司。2019年,朴颐化学达芦那韦医药中间体的销售收入为3193.76万元。

收入占比虽小,股价还是走出四个涨停。

很快,故事发生转折。

根据证监会调查,雅本化学及其子公司并未签署上述客户,2019年销售或提供达芦那韦医药中间体产品和服务,所取得的收入金额仅有506.13万元。

雅本化学提供的数字,将下游客户生产销售额统一算作自己的。从2017年起的三年间,关于达芦那韦医药中间体业务的陈述,虚构收入超过1亿,甚至还虚构了客户。

2020年9月,证监会责令雅本化学改正,给予警告,并处以40万元罚款;董事长蔡彤被罚20万。

第一个新冠故事,告一段落。

2021年,雅本化学又拿了相似的“剧本”。

去年11月,公司又公告称,其研制的医药中间体卡龙酸酐,商业化量产进展顺利,月产规模达到20吨。

卡龙酸酐,恰是辉瑞新冠口服药的重要中间体。次月,辉瑞的口服药获得紧急授权。

雅本化学一边发公告称,与辉瑞不存在合作,卡龙酸酐主要供给国内和印度客户,无法确认是否间接供给辉瑞,另一边则在投资者平台上,频繁提及卡龙酸酐与辉瑞新冠药。

资本市场炒的就是“预期”。

雅本化学开启一波暴力拉升,深交所3次发函,质疑其信批问题,要求澄清,但挡不住资本热情。2021年11月初起,雅本化学在两个半月内,股价累计涨幅超过400%,不得不两度停牌核查。

今年2月7日复牌后,雅本化学一度跌停。之后,原料药概念热度未曾消退,股价在起伏中继续推升,至3月创下新高,市值由40多亿涨至约300亿,至4月底,市值回落到130亿。

珠联璧合

这波大涨,于蔡彤而言,也落得了实惠。

雅本股价大涨间,实控人之一的汪新芽,于2021年11月末,减持公司股份1900万股,以均价7.24元,套现了1.38亿元。

汪新芽正是蔡的妻子。

他们是复旦化学系同学,还是金融系同门。汪毕业后从事投行工作,先后在浦发银行、德国商业银行、瑞士信贷等机构工作过,她未在雅本化学任职,而是以投资方式,成为公司实控人之一。

蔡彤创业之初,被岳父岳母数落“不务正业”,汪新芽却很支持,早年雅本化学从合同协议到融资规划,她都有参与,公司困难时,甚至拿自己的薪水给员工发工资。

“如果不是学金融,我不会一出来就冲着上市去。”蔡彤公开说过,在资本运作上,早有计划。

其实,他的妻子助力良多——汪新芽有投行经验,很早就以跨国公司标准,给雅本化学搭建现代企业架构,在融资、并购、筹备上市过程中,她亦是重要推动者。汪格局大、不拘小节,蔡彤曾坦言,夫人对他影响很大。

记者查询发现,蔡彤拥有实际控制权的24家企业,以医药生物、农业科技居多,汪新芽拥有实控权的26家公司,则以投资管理为主。

夫妻俩“实业+金融”组合,雅本化学总能精准踩上热门领域。

2022年2月,创新药企益方生物提交科创板IPO申请。

益方生物聚焦于肿瘤、代谢疾病等重大疾病领域,暂无商业化产品,在技术研发端,它与雅本化学关联颇深,从专利到团队均有交集,而汪新芽则间接持股7.16%。有媒体粗略计算,如果上市成功,汪新芽将爆赚8亿。

熟稔资本市场的蔡彤夫妇,在雅本上市后仍持有公司约15%的股权,受益于“新冠概念”,若从11月初开始计,在高点时身价最高暴涨超30亿,按4月底收盘价计,增长超过12亿,但仍可能继续攀升。

3月中旬,MPP(药品专利池组织)宣布,授权35家企业仿制辉瑞新冠口服特效药,包括中国5家药企,印度19家。一旦生产开启,相关原料商、CDMO企业将迎来产能释放。

雅本化学虽没有直供辉瑞,公司方面称,目前生产的卡龙酸酐自用的比例较大,但仍然可能参与后续仿制药的生产。

一名关注雅本化学的投资人说,现在就看会不会有订单公告了。

雅本的下一个新冠故事,似乎又要上路。

AAB